丈夫肝癌妻子乳腺癌,夫妻携手抗癌跨越生死线!-媒体报道-杭州艾克(种福堂)
浙江省抗癌协会团体会员单位
浙江省中医药学会团体会员单位
浙江省级单位医保定点医疗机构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 正文
媒体报道

丈夫肝癌妻子乳腺癌,夫妻携手抗癌跨越生死线!

来源:杭州艾克(种福堂)    作者:    发布时间:2018/8/1 10:55:29

      徐淑娜和刘汉和是一对夫妻,两人都是宁波镇海电厂职工。这对夫妻在电厂基本上大家都知道他们的事情,甚至很多人生了癌症第一时间都会去他们家里咨询。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刘汉和2006年那年被查出肝癌,当时被医生宣判还有2个月可活。2010年前,徐淑娜又查出了乳腺癌,右侧乳房被全部切除。面对癌魔的无情袭击,夫妻俩却乐观面对,成功跨越了生死线,而且康复得很好,还热心帮助了很多癌症患者走向康复。

      事情还要从2005年说起,刘汉和回忆说:“那年我们单位体检,是黑白B超,做到肝的时候,当时医生说看不清楚,你这肝上黑黑的东西好像是囊肿。我身体没有感觉到不舒服,我就问了好几个医生,他们都说囊肿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

      既然没影响,刘汉和就没把它当回事。体检后,正好电厂派刘汉和到嘉兴搞项目工程,他就和同事们去干活去了。2个月后,他发现上楼梯很吃力,腿上没劲,因为工程还没结束,他就带病坚持到完工,这时已经是2006年的1月了,临近春节还有20多天。

      “我身体觉得很不对,就请假回宁波,到李惠利医院再去做检查。医生看了彩超后就不让我走了,让我立即住院治疗,他让我打电话叫我爱人来医院找他。”

      徐淑娜到医院后,医生单独和她谈了话:“你老公得的这个是肝癌,原发性肝癌伴门脉癌栓,很危险,赶紧到省城大医院去做手术。”

      妻子赶紧四处打电话,多方联系后,转到了浙江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但专家讨论后认为手术难度太大了。

      “当时他们嘴巴都封牢不跟我说的,我为什么转院?我这个病情到了哪一步了?我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还有多长时间好活。”刘汉和说,后来妻子才告诉他,当时医生讲了好几套手术抢救的方案,“医生说你老公最多最多还有2个月了,好好回去过个年吧!”

      “出院之前,医生说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也要救他,但实在是没有办法,他现在已经失去手术机会了,介入疗法也不一定做得好。做得好是拉住他,做不好是送他早点上路了。”时隔多年,妻子徐淑娜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位专家说的字字句句。

      这个时候,已经没办法再瞒着刘汉和了,徐淑娜全部交代了。

      听了妻子的一番话后,刘汉和沉默了好半天后对妻子说,“那你总要给我弄点药吃吃吧!”

      妻子无奈地去医生办公室要求医生开点安慰的药,那医生迟疑了一下说:“这样吧!你们去外面吃中药试试看,他以后要回来的话,我给他留床位,这样就算是抢救也很快的。还有,你和子女商量一下,通个气,后头的事情可以办起来了。”

      就这样住了13天医院,宁波镇海电厂派车将刘汉和接回了宁波, “回来以后,老公下半身全部都肿了,我们杭州一句老话说,“女怕带帽,男怕脚肿。”

      徐淑娜打电话告诉了家里的亲朋好友,大家都认为他活不了多久了,安慰徐淑娜想开点,赶紧准备后事吧!

      已经绝望的徐淑娜,只好留着泪悄悄安排后事。

      徐淑娜是杭州人,想到不久就会失去丈夫,自己也只好回到杭州养老,以后清明冬至扫墓方便点,就到杭州的钱江陵园为刘汉和买了一块墓地,还拍了一张照片带回来。

      一边是绝望,一边是不甘。徐淑娜听说艾克()有个姓孙的中医专门治疗肿瘤,于是她便去给丈夫开了一个月的中药。

      “这一个月后的中药她每天煎好给我吃,吃药的同时,我身体虚得很,没劲,起不来床。”

      一个月的中药吃完了,刘汉和的身体也没有什么起色,但人还活着,又没其他治疗办法,就又继续开中药回来吃。

      刘汉和不死不活地躺在床上,差不多有半年多时间,“那时候饭基本吃不下了,每天爱人煎好药,我就被扶起来喝三餐药吃几口点心,其他时间迷迷糊糊昏睡着。”

      刘汉和是武汉人,他始终瞒着不让那边的家人知道他生癌的消息,所以抓药、煎药、做家务,所有的压力都压在了妻子徐淑娜的身上。

      “冷静下来,想着他(丈夫)有今天没明天,生活不管多难多苦只能我自己挑起来。到孙医师那边拿药也是这样,我要早晨很早坐车去,晚上很晚回来,要趁着女儿下夜班在家的时候去,因为家里得有个人留着,得要有个人替我啊!”徐淑娜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勇敢应对着每一天。

      慢慢地,刘汉和躺了半年后,人竟然能自己从床上爬起来了,他赶紧让妻子扶着他到医院做了B超。

      “做B超的医生说肿瘤稍微小了一点,我那个高兴啊!我觉得这个药还是吃对了!” 

      从那一天以后,刘汉和就开始自己煎药了,身体是一天比一天好。

      “后来又吃了半年后,我跟厂里领导要求上班,换一个比较轻松的工作做做。做做总比呆在家里吃劳保好一点。再一个在外面做做,接触的人多,心情也好一点!”刘汉和说,之后参加了一次癌友俱乐部的活动,让他更加坚定了中药康复的信心。

      “一年以后,艾克癌症康复俱乐部邀请我去一起搞活动。我一去,都是癌症病人,个个精神都很好,有的吃中药十几年了,全都是死人坑里爬起来的,哈哈哈……”刘汉和说起第一次看到的场景,忍不住笑出声来。

      刘汉和在妻子的精心照顾下,坚持吃了4年的中药,身体越来越好,就在全家感到能松口气时,又一场大灾难袭来,给这个家庭再一次带来了承重的打击。

      “2009年我妈妈在杭州住院,照顾到她出院后,我回到宁波参加单位体检,体检一查,医生说你这个乳房里有肿块你不知道啊?!赶紧去做钼靶。”

      徐淑娜就直接在医院做了钼靶。

      几天后,厂里管体检的负责人打电话给刘汉和:“徐淑娜的丈夫吗?下午3点去医院拿你老婆的片子。”

      刘汉和接到电话后就去了医院,当他拿到妻子的检查报告后,顿时懵了,妻子竟然也得了癌症,而且是乳腺癌中期。

      “我想这好像是个命哪!也没办法,那时候我80多岁的老妈还在世,我是独养女,我得活下去,因为我妈也是我的一个任务。”徐淑娜回想起来忍不住哭了起来,停了一会她抹去了  眼泪继续说:“那时,我想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老公身体基本上已经稳定下来了,我就给小鬼(女儿)说,我住院了你去签字,先做手术!”

      原本打算回杭州找一家三甲医院手术,但担心在杭州的老母亲知道了承受不了打击;而且到杭州住院女儿还要请假照顾,徐淑娜便选择在宁波当地医院做了乳腺癌根治手术,右侧乳房全部被切除。

      “手术做了以后,医生说是成功的,右侧乳房全部拿掉了。之后就是化疗,做了4次就停了,因为我的白细胞太低,每一回做好化疗都要打升白针(白蛋白)。升白针都是2针2针地打,头一回打了还发烧,打完以后人坐着一直淌汗,那汗水哗哗地流;饭是吃了吐、吐了再吃,心里想着得活下去,到最后是一点也吃不进去了,那就烧点汤喝,这些都是他(丈夫)  在做。”徐淑娜摇着头,眼神黯淡地回忆起那段苦难的经历。

      丈夫刘汉和在一旁苦笑着说:“我们两个都得了癌,精神压力比较大的。一个家庭碰到两个得癌的还是很少见的。”

      化疗停止后,徐淑娜也跟着丈夫走向了中药康复之路,让亲戚从(种福堂)门诊部寄中药。

      “连续吃了半年中药后,我去复查显示指标情况都正常,都在标准范围之内。”  徐淑娜说,为防止复发,她和丈夫很谨慎,即使指标正常,依然每天坚持吃中药。家里两个大药罐,一人一个,后来干脆就高压锅压,两个人的药分别煎好药了再灌进两个热水瓶,一日三次,没断过。在忌口方面也是非常严格,完全遵照门诊发放的肿瘤病人饮食禁忌表自我约束。

      这个家庭在经历了与癌魔的生死较量后,夫妻俩更加恩爱了,两人经常相互逗乐,因为没有什么比两个人能相依相伴更幸福了,对现有的生活,也倍加珍惜。 

特色疗法

        解郁就是解除病人郁闷的心情,调理病人的气机。
        中医认为,肿瘤是由气、血、痰、毒相互交结而成的有形肿块,即气滞、血瘀、痰瘀、毒聚。元代朱丹溪认为肿块就是由“痰饮”、“气滞”、“血块”瘀滞而成的。
        临床上,我们发现肺,肝,胃,大肠,妇科等肿瘤,确实跟气滞有关。气滞……[详细]

专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