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药堆里长大的她 独创孙氏疗法治肿瘤——访杭州种福堂中医院孙彩珍院长-本院动态-杭州艾克(种福堂)
浙江省抗癌协会团体会员单位
浙江省中医药学会团体会员单位
浙江省级单位医保定点医疗机构
当前位置:首页 > 本院动态 > 正文
本院动态

在中药堆里长大的她 独创孙氏疗法治肿瘤——访杭州种福堂中医院孙彩珍院长

来源:杭州艾克(种福堂)    作者:    发布时间:2019/7/29 15:01:38

        【在杭州有一家中医院,别看医院不是很大,每天都会有全国各地的患者前来排队求医。来这里的人,大都是经历了手术器官的切除、放化疗的折磨,或者已经到了晚期被大医院拒绝的癌症患者,他们只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前来最后一搏。幸运的是,有不少人在这里创造了奇迹。

        这位为肿瘤病人屡创奇迹的医生,是一位从民间走来的女中医,她30年来潜心研究中药,自成一派,独创了“解郁、通络、软坚、排毒”的孙氏疗法,已经接诊了超过40余万人次的肿瘤患者。她,便是杭州中医院的孙彩珍院长。

        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孙彩珍院长进行面对面的访谈,一起走进传奇的中医故事。】

(一)在中药堆里长大

行医的种子悄然发芽

        浙江金华市磐安县,四面环山、青山绿水,是个钟灵毓秀、人杰地灵的地方,有着中药材之乡、江南药镇的美誉。我就出生在磐安县方前镇。

        我父母都是种植草药的农民,所以自小我就熟悉很多中药材。我记得两三岁的时候,就常常看到父母做草药加工,比如白术采回来去泥后要放在烧火的大灶里,慢慢烘干、去湿,这叫‘铳白术’。整个炮制加工过程,我爸妈要一直在旁边守着,就没有时间管我们这些小孩。只能把我们放在门边的玉米堆里,饿了就给我们吃点烤玉米。

        后来到了念小学的年纪,由于当时经济条件受限,孩子们家中无力供给学费,老师便带着我们去山里采药,再晒干卖给供销社,把赚来的钱换成书本、铅笔等文具用品。村民们看到这一群孩子都笑着叫我们“小药农”。

        像半夏,一年可以采两季,夏天采一季,秋天采一季。采来后,我们会把它放在水里浸泡一段时间,再拿出去皮、晒干,这样处理好后就能拿去卖了。

        日常家里人有个小毛小病的,我们也常常是自己采点草药治疗,我有一次肚子疼,我爸爸就给我吃一点烘干了的白术,肚子疼很快就好了。所以我自小就对这些神奇的中草药有着浓厚的兴趣。

(二)亲人化作指路人

从小爱上中医药

        读小学的时候,母亲的肝病被土草药治愈,让对中医有了更深的认识。

        那时候家里穷,生病能扛则扛,扛不住了才去找医生。我记得当时母亲脸黄眼黄,脚很肿,肚子很大,走路都有气无力,吃油腻的东西便要吐,别人都说你母亲得黄疸肝炎了。当时也不懂什么黄疸肝炎,母亲说没有什么,又不痛,只是没力气,休息几天就会好的。

        因为家里有三个子女,生产队要挣工分,否则年终缺粮没饭吃,所以母亲重体力活不干了,生产队要安排放牛的活给她。她每天把牛放在田间地头吃草,母亲背靠田耕半躺着看住牛,这样过了十来天病情越来越重了。我们带着母亲去了乡镇卫生院,医生说这个病有传染性的,也没有好的药。

        于是,回家后我父亲去山上采了一捆茵陈,每天一大把切碎煎成汤给母亲喝。没想到喝了十来天,黄也退了,脚也不胖了。

        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加上我堂兄是村里的郎中,常常给村民看一些感染风寒、关节炎、腰椎间盘疼痛等疾病,自打那时起,我就一心想着找机会要学一点中医知识,长大了也能给人看病,所以一放假我就跟着在堂兄后面,屁颠屁颠地给他背药箱,看他给人治病、扎针、开方。

(三)父亲肝癌危在旦夕

自学医书成功挽救

        而真正走向中医这条路,则是缘起我父亲的一场大病。

        我爸爸58岁的时候,不幸得了肝癌,去医院挂了几天盐水,走都走不动了,医生说没法治,叫我们回家等死。我和我哥不死心,立刻联系了堂兄,但堂兄开了几天的中药,吃下去后,爸爸的病症不但没有减缓,反而一天比一天严重。

        我爸那时肚子鼓胀得很大。难受的时候,他只好以蛤蟆一样的姿势曲起双腿,跪在沙发上,手臂支撑着身体,以缓解身体的疼痛。全家人看着于心不忍,母亲躲在厨房偷偷抹眼泪。

        为了让父亲多活几年,多享一点福,不死心的我和我哥找出以前收藏的医书,从里面对症找方子,苦思冥想后终于敲定了一个方子。可是中药熬好了,我和我哥却不敢端进去。因为这个药方里用了一味药,叫旋覆花。这味药用不好,等于是亲手把我爸送走。

        旋覆花在《珍珠囊药性赋》里就有记载‘虚人禁食之,食之如杀人’,意为体虚之人不能吃太多,否则会危及性命。但这药本身有降气、化痰、利水的作用,别的药无法能代替,我爸当时已经很虚弱,我们也是硬着头皮把这味药添进方子里。

        看着我们兄妹两端着药站在父亲的病房门口犹豫不决,我的小姨自告奋勇,把药端到了我爸爸的嘴边。

        得知一碗药他都喝完了,我和我哥坎坷不安地等在门口,谁也不敢进去。一直到第二天,我小姨进去又走出来说,我爸没有出现意外,我们知道这药用对了,又按照同样的方子煎了药,连续喝了一个星期,我爸的身体明显开始好转。后来又随症加减药方,直到完全康复。

(四)从小诊所到大医院

医者仁心数十年如一日

        我们兄妹自学中医救回了得肝癌的父亲,这事一传十,十传百,村里村外皆前来找我们看病,每天家中都挤满了求医的病人。时间一长,家里也挤不下了,病人从四楼一直排队排到一楼。

        1992年,为了方便看病,我们兄妹俩在东阳合开了一个诊所。

        病人来各地,离得近的还相信我们,远的都有些将信将疑,心想着这么年轻的黄毛丫头和小伙子也能治病?他们认为我们是只会吹嘘、没有本事的江湖游医。

        我们一边给病人看病一边不断学习,我在1996年考取了医士的证书,在2000年考出了执业助理医师,2005年的时候顺利取得了职业医师资格,期间还拿到了执业药师的资格证书,我哥因为有一技之长,在2000年的时候就直接考了执业医师资格证书。

        随着临床经验和理论知识的不断加深,以及成功病案的增多,病人对我们的信任度也是越来越高。2003年有一位金华女埠镇的食道癌病人。这位病人没有做过放化疗,手术也做不了,刚开始连喝水都要堵喉咙,我们就给他开了中药,还加上了白鹅血,渐渐地,他的食道扩张开来,能够吃得下干饭了。这位病人看见了希望,又叫了老家的其他肿瘤患者来我们这里吃中药。

         消除肿瘤,必须破瘀活血;破瘀活血会导致肿瘤的扩散,但不这么做又消不了肿瘤。所以治肿瘤其实就像走钢丝,难度很大,要达到一个平衡——既能够活血化瘀,又能使肿瘤不扩散、不出血。这需要长期的探索和临床经验。

        到我们这里来治疗的病人基本上都到了晚期,他们被其他医院判了死刑,拒之门外;有部分病人术后复发,但是基于年纪太大不适合再做手术。不论是哪种人,他们心里肯定是绝望的,但他们最终选择把生命托付于我们,也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 

        如今,在我们杭州种福堂中医院,康复最长时间的癌症病人已经有26年。

(五)潜心专研肿瘤门道

形成独特的孙氏疗法

△孙彩珍院长带众人种下充满希望的紫薇树

        通过二十多年的不断地努力,我们不断总结,形成了一套专门针对肿瘤病人的“解郁、通络、软坚、排毒”的孙氏疗法。这套疗法以“解郁”为首,解除病人郁闷的心情,调理病人的气机,把心结打开,随后的治疗才可以进一步跟上。

         解郁很重要,因为临床发现,好多肿瘤病人刚查出来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怎么得了这种病,感觉天都塌下来了!但经过我们的疏导,病人的情绪便慢慢稳定了下来,想通了不少。能做手术的及早做了手术,能放化疗的便中西医结合,一边放化疗一边吃中药。 

        通络就是活血通络——活血可以通经络,活血可以破瘀。只要能把这个路子打开,那么毒气才能够排出,就能药到病除。否则的话,病人即使吃了药,药也到不了肿瘤发生的地方。肿瘤总是一对一对矛盾交织在一起,很典型的一对矛盾是血不太畅行,又容易出血。我们孙氏中医历经大量实践,找到了既破瘀活血,又防止出血的解决办法。

        软坚在解郁、通络之后,让病人坚硬如石的肿块慢慢软化。一般就是通过软坚散结的中药来达到打击肿瘤、水滴石穿的效果,如牡蛎、海蛤、昆布、海藻、鳖甲等。在变软过程中,肿块稍为会大一点起来,这是正常的,如果相反,这肿块没有什么大起来,反而越来越硬,则就必须赶快加重软坚药。

        排毒是最后一步,也是关键。汉代华佗认为:肿瘤的发生非独因荣卫壅塞而发,更有五脏六腑蓄毒不流的原因。这一论断已准确阐明了肿瘤的病因病机,也就是说为什么局部的肿块切得干干净净了,有一部分患者在若干时间后又复发,甚至在别的部位又长出来了呢?根本的一条,就是五脏六腑的毒没有排出体外。

        有些肺癌、食道癌的病人,吃了我们的中药,他会咳出一颗颗很硬的东西;肠癌的病人会通过大便排出一些毒素。这个步骤必须要有,缺一不可。不能够说顾此失彼,光通络不行,光软坚不行,光排毒也不行。所以开药方,这就像打牌一样,要根据不同病人的不同情况,运用医生的智慧,合理搭配,布最好的局。

△杭州市民间中医药发展促进会信息宣传中心授牌仪式 暨首届八段锦学习班开班

        在用药方面,我们一直坚持使用道地药材,还有很多野生药材,对于濒临绝种的野生药材,比如金丝吊鳖的中药,采不到,我们就包山地仿野生环境种植,不要肥田沃土,不要施肥锄草,但一年只长一寸,3年以上才采挖。

        在炮制过程中,我们的中药都是通过古法或者特殊的炮制方法制成的,来我们这里看病的都知道,我们的白花蛇舌草是绿色的,其他任何地方你去配,都是黑色或者褐色的。因为我们的加工方法不同,还有破瘀的莪术等,炮制方法也是非常独特。

特色疗法

        解郁就是解除病人郁闷的心情,调理病人的气机。
        中医认为,肿瘤是由气、血、痰、毒相互交结而成的有形肿块,即气滞、血瘀、痰瘀、毒聚。元代朱丹溪认为肿块就是由“痰饮”、“气滞”、“血块”瘀滞而成的。
        临床上,我们发现肺,肝,胃,大肠,妇科等肿瘤,确实跟气滞有关。气滞……[详细]

专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