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拔弩张——记走访黄文溪家-抗癌勇士-杭州艾克(种福堂)
浙江省抗癌协会团体会员单位
浙江省中医药学会团体会员单位
浙江省级单位医保定点医疗机构
当前位置:首页 > 抗癌勇士 > 抗癌明星介绍
抗癌勇士

剑拔弩张——记走访黄文溪家

    当我敲开黄文溪家门时,一个小保姆惊望我一眼问:“你找谁哪儿来的”
    “我是艾克医院来走访黄文溪先生的。”
    “好,你等等。”
    不到3分钟,门又开了,一个二十六七岁,戴眼镜的高个男青年出来接过名片,一言不发伸手抓过我手上的资料(福建病人名册)就进去了。    稍后又出来招呼:“你进来!”
    我有点恼火,问:“我的名单资料呢”
    “你进去就知道了。”
    我已感到气氛不对,但已无退路,遂跟他拐弯抹角到内厅。厅内红烛高烧,墙上挂着3幅已故人像,黄文溪先生正躺在人像前打点滴。内厅中散聚着3女5男,一年轻妇女是黄文溪女儿。近50岁的两位女士,一为黄文溪妻子,另一位身份不明。5个男子除刚才年轻男子(似其女婿)外,还有3个30至40岁的粗壮男子,全站着,只有一老年男子坐在椅上。
    我瞥了一眼,没与他们握手,恐怕伸出去不好收回来。既然没人请我坐,就拉过一旁椅子坐下,并拉开旅行包找出记事本摊在两腿上,望望黄文溪和周围的人,微微一笑说:“我是艾克医院来走访的,有什么话请说!”
    正在打吊针的黄文溪面色微红,底气充沛地说:“我的病不是到你们医院治疗,不会像现在这样!你们医生说,你的病不用去上海,只在我这儿治就可以了,只要多交点钱,买点好药就行!我的病在上海已经治好了的,就是听了他的话耽误了,才造成这样!我的病现在好不了,好了我就去金华和他拼命!只要我好了,就和他同归于尽!好多人恨死他了!别人说中西药结合,他却说只吃他的中药就行了!”
    这时,其妻黄某也说:“他的病在上海已治好了的,结果到金华找艾克医院,问他要不要再去上海××医院,他说不用。这么一耽误,就没治了!当时你们医院有一位副院长,是个女的,打电话与我爱人联系说:‘你的病情很严重了。’”
    我默然片刻问:“请问这位女副院长姓什么”
    “我们当时没问。在你们医院吃了两个月的药后,发现病情加重,就去上海……但已没法挽救了……”
    这时,那位老人开了口,“把你们的药拿去化验一下,看有什么药可以治癌现在世界上没什么医院能治好癌症,你们医院是骗人的!不但耽误了时间,其药也是普通的民间用的,一副中药顶多值几十元,而你们要几千元!”
    黄文溪又激动起来,重复开始的威胁……
    我一直沉默着……
    这位老人见我停了笔,竟说:“你记下来啊,怎么不敢写了,害怕记下这些话”
    我知道不能再沉默了,扬起头环视内厅中虎视眈眈的八九双眼睛,目光停在老者脸上,平静地问:“老先生贵姓”
    “姓黄。”
    “高寿”
    “73岁。”
    我笑笑说:“老先生长我8岁。”
    这时,一位40上下的男子又欲插话,我抬抬握笔的手阻止住他说:“这位先生稍安,等我把话说完。黄老先生,我是一位作家。其实,我在极‘左’路线下前后在监牢里呆了20多年,两次死里逃生,现在已65岁了。我可以告诉你,在现今世界上,还没有什么能让我害怕的!更谈不上什么不敢写不敢记的事!我是来走访的,应如实记下你们所说的一切,但不需要记下啰唆与重复的话!这是一。”
    “第二,你们屡次三番说黄文溪先生的病已在上海治好了。既然这样,黄文溪先生为什么不继续在上海治疗,反而要去艾克医院求医”
    这时黄妻说:“他去上海作了6次介入化疗,人受不了,才去了你们艾克……”
    我点点头诚恳地说:“黄先生现在躺在这儿打吊针,这是事实。我不是医生,也没能力判定黄先生今日病情变化的根本原因。我这么说,既不是为医院开脱,也不是为我自己找借口,我说的是事实,也相信你们能通情达理。从黄先生去艾克医院的情况看,他仍在治疗中,而不是你们所说的在上海已经治好了。再说,如果黄先生的病情严重,上海给你治疗的医院没有隐瞒什么,你的病可不可能就因为去艾克医院吃了两个月的药,耽误一下,就恶化到如此地步我想黄先生与在场的诸位都是明白人,稍微想一想就明白我说的话有无道理了。”这时,刚才蠢蠢欲动的人已安静下来,连黄文溪也显现出沉思状。
    “第三,我谈谈老先生对艾克医院用药的看法,究竟是否在骗人。老先生说世界上还没有哪家医院能治癌。我不懂医,亦无法反驳你。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黄文溪先生和你们应该都知道黄文溪先生患的癌症,依老先生说的道理,你们是在自欺欺人。明知无药可治的病还治什么谈到药,老先生比我年长,我相信你的见识比我渊博。中国有句老话我想老先生肯定知道:黄金有价药无价。战国时有一人姓秦,名越人,就是很多人都知道的神医扁鹊。当时他还是位土郎中,赵国的一位王侯得了病,许多名医、宫廷御医都进行了诊治,用的都是人参、鹿茸、珍珠、灵芝这类好药,但王侯的病就是不见起色。结果有人推荐了扁鹊,他去了只看看众名医、御医开的药,仅在里面加了几片甘草,结果那么多名医就败在这几片甘草上。你们说,这治好王侯之病的甘草价值多少我说这话的意思,是想说明同样一味药,是不能以市场价论的。而医术,才是最重要的,是经过多少人实践出来的,是没有价的。”
    黄老先生这时突然说:“你说的情况是事实,那你将来敢不敢揭露出去”
    我微微一笑说:“对老先生这个问题,我不用等到将来,马上就可以回答你:我不会也不可能做这件事,不是因为怕。因为从我走访至今,已有数百病人。但今天遇到的情况是第一次。我走访的病人中,不少人感激涕零,赞扬不已。走访的记录在这儿,不信你们可以自己去看。老先生,在这种事实下,我究竟应该是以黄文溪先生一人之病而否定一切呢还是以已康复病人来否定黄文溪先生之现状呢回答应该是都不能否定。你觉得我的回答合情理吗”
    黄老先生默然片刻说:“你这个人很耿直”。
    这时黄妻又说:“我们就是相信了艾克医院的宣传才上当的”。
    我笑了笑,“宣传有真有假,真不是骗人,假就是在骗人。实话告诉你们,我自走访病人以来,不但走访了未经宣传的病人,也走访了已经宣传的病人,无论是艾克医院宣传资料上的,还是专家会诊室宣传栏上的,甚至已康复病人送的锦旗,都作了核实,无一例假的”。
    黄妻马上拿出印有江凤仙照片的宣传册:“我们就是看了这消息才去的艾克医院!”
    我笑了笑:“这上面写的是真事,不久前我还去走访过她。这宣传册上的资料,除了不够完整,与事实无大的出入!”随后我翻开走访记事本中江风仙的走访记录说:“去的那天天冷,江凤仙没起床,是他丈夫徐进棋对我说的!”随之又念了记录说:“宣传资料上不够全面,没说明白她家住在检塘114号,也没邮编与电话号码!”
    这时,我见众人皆哑口无言了,遂站起身与黄文溪握握手,又在其手臂上轻抚道:“你说话声音很充沛,脸色也不错,不要丧失治疗的信心!我希望能再来看你!”然后,与在场人一一握手,结束了这次走访!


黄文溪   男   54岁   肝癌转移
住址:福建省石狮市龟湖工业区龟田村14片39号
走访日期:2005年元月21日

特色疗法

        解郁就是解除病人郁闷的心情,调理病人的气机。
        中医认为,肿瘤是由气、血、痰、毒相互交结而成的有形肿块,即气滞、血瘀、痰瘀、毒聚。元代朱丹溪认为肿块就是由“痰饮”、“气滞”、“血块”瘀滞而成的。
        临床上,我们发现肺,肝,胃,大肠,妇科等肿瘤,确实跟气滞有关。气滞……[详细]

专家团队

医院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