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海角的山顶病人——访曾逢芳-抗癌勇士-杭州艾克(种福堂)
浙江省抗癌协会团体会员单位
浙江省中医药学会团体会员单位
浙江省级单位医保定点医疗机构
当前位置:首页 > 抗癌勇士 > 抗癌明星介绍
抗癌勇士

天涯海角的山顶病人——访曾逢芳

    尽管我不是第一次去海边,但这次的际遇却与以往不同,去的地方亦陌生。从浙江苍南去福建福鼎,公路两边全是茶山。时值盛夏,茶山郁郁葱葱,在炎炎夏日下仿佛荡溢出阵阵清幽。福鼎地处闽、浙、台3省交界处,依山傍海,山川秀丽,海鲜品种奇多,风味小吃独特。只是可惜,我的时间和肚皮有限,除了大饱眼福,只能望“鲜”兴叹了……

    直到机动三轮车将我拖到沙埕海边,才问明小白路村在海港对面。面对海天一色,炎炎烈日,尤其问明只能乘机动木制渔舟渡海时,我有点犹豫。但想到来的路上山道弯弯,居住福建海角的曾逢芳去金华艾克医院求医的事又给了我极大的诱惑——是什么原因让他对艾克医院如此相信
海浪拍打着船舷,溅湿了我的衣裤,船行一个半小时后,停在距小白路村岸约百米远的海湾上。
    我急问:“怎么啦船老板!”
    “前面是沙滩,船没法拢岸!”
    我苦笑:“我得从这儿涉水上岸”
    他指指右岸山峦,“得从那岩边拢岸,你再翻过那道山去村里。”
    我无奈地笑笑:“只要你不将我扔到海里就行!”不料,当我跳上岩石,向上走了丈余才发现,筑在山坡上的一幢别墅的高墙阻住了山道!我疾呼回驶离的渔舟,将我送到海岸别墅的另一端,猛地一跳,却双脚落入海水里,一身狼狈地接过船老板扔来的旅行包!踩着唧唧作响的皮鞋内的海水,沿着蜿蜒的山道,直奔约里许远可望难及的小白路村,边行边祈祷:别像前两天,费尽心力却找不到人……
刚拐过一道山嘴,见4个村民正在修筑被山洪冲塌的山道,忙问:“请问前面是小白路村吗”
    村民们瞅瞅我问:“你从哪儿来去村里找谁”
    “我是金华艾克医院来走访小白路村病人曾逢芳的。”
    一颀长的中年男子笑道:“你找他哇——他住在山上!”我顺着他手指一望,村左侧约百米高的山巅上,隐约可见一屋宇。不由惑然,“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他正色说:“我叫曾逢丛,是曾逢芳的堂弟!”
    我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尽管山道坎坷,但总算没白跑。正欲挪步,曾逢丛唤住我:“你真要上山去找他”
    “这是我的工作。”
    “你年纪大,爬上山太难,我打个电话,让人去山上叫他下来!”
    我笑了:“这——太谢谢你了。”等他打完电话,我们就聊了起来。曾逢丛说:“他家里挺困难,因为没钱搬家,只能住在山上。他小孩读书很好,考上了大学。但没钱上学,是亲戚们凑钱读的大学。今年上半年吃了几个月的药,病情比较稳定,脸色也很好。后来没钱,就没去取药了……”
    我们聊了近一个小时,才见一个赤膊的青年人从山旮旯里匆匆走来,他是曾逢芳的侄子曾天养。我随曾天养刚进他家,48岁的曾逢芳就和他妻子进来了。我望望他,果如曾逢丛说的,气色很好。于是我们坐下就聊了起来:“2002年去福州××医院检查,说我是肺癌,叫我开刀,并介绍我去福州另一所医院。检查为肺癌转移,叫我化疗一个月再开刀,又说我的病没法治。我一听,又没有钱,只好回家等死。这时,我在福鼎遇见一位病友,他说金华艾克医院的孙医生可以治好我的病。我正半信半疑时,又听到我妹妹在福鼎边防派出所工作的朋友介绍,说他父亲患肝癌去艾克医院吃了两个月的药,肝癌8厘米减少了一半!这下我相信了,在2002年12月10日去了金华艾克医院,吃了4个月的药后去福州检查,报告单印象为:右肺癌治疗后改变。接着又吃了3个月的药,再去福鼎检查,我的病已处于稳定状态。加之家里实在困难,就没去拿药……”
    我默望着忧思重重的曾逢芳,陡生一股悯怜和无奈,随之感叹:即使倾艾克医院全部财力,也难拯救这许多因穷困而急需继续救治的病人啊!

 

曾逢芳   男   48岁   肺癌脑转移
2002年12月10日来院初诊
住址:福建省福鼎市沙埕镇小白路村上街19号(侄儿曾天养家)
邮编:355204
走访日期:2004年7月4日

特色疗法

        解郁就是解除病人郁闷的心情,调理病人的气机。
        中医认为,肿瘤是由气、血、痰、毒相互交结而成的有形肿块,即气滞、血瘀、痰瘀、毒聚。元代朱丹溪认为肿块就是由“痰饮”、“气滞”、“血块”瘀滞而成的。
        临床上,我们发现肺,肝,胃,大肠,妇科等肿瘤,确实跟气滞有关。气滞……[详细]

专家团队

医院荣誉